最新资讯
当前位置:营销起跑线 > 品牌资讯 > 娱乐八卦 > 正文 >

今日最大声:中产对孩子的投资,性价比之低令人发指

www.yxqbx.com 发布时间:2018年07月13日 04:54 来源:今日最大声
今日大声】“小地方的蝼蚁,不如大城市的蜉蝣——讽刺的是,蜉蝣的生命短暂,但是再短暂的生命,也曾经接近过文明的滋养,即经济学家所谓体面的生活,对于昔日劳工阶层来说或许是有一件白衬衫,对于中国农民工而言,恐怕无非就是一个不受惊扰的城市一角。对比中国大城市当下诸多限人举措,在杨改兰悲剧面前,人们或许应该醒悟,大城市不是问题本身,恰恰是解决问题的钥匙。”
——FT中文网《中国大城市的美丽与哀愁》,作者:财经评论员徐瑾
一、“农地撂荒是因为农业单产太低,出门打工的农民根本不在乎那点收入。如何解决?未来应该对撂荒土地适量征收撂荒税,与此同时取消补贴。这样农民就会有土地流转的动力了。但什么时候征收是个技术活,早了增加农民负担,晚了会延迟农业的结构升级。等到大多数农民不再以户为单位从事农业生产,整个农地补贴都可以取消,进而还可以征收农地税。农地税会极大提高土地的使用效率。”
“土地流转会产生新的‘地主’,可怕么?不可怕。社会进步应该消灭的是贫苦的农民,不是地主,应该消灭的是贫穷,不是拥有财富和土地的业主。农村社会通过土地流转重新出现‘地主’是社会进步,这意味着农村规模化经营即将到来,而大量的农民进入城市,不再靠一亩二分地苟活。这是一个伟大的趋势,不可阻挡。”
——媒体人@王志安
二、“不独上海,北京、深圳、厦门等城市,也或多或少地表达了控制城市总人口数的意愿。因为城市资源,尤其是教育、医疗、就业机会等优质资源的增长速度,跟不上城市总人口的增长,超级都市面临的挑战越来越严峻,他们不得不通过各种限制性的措施,包括高房价、限购、拍牌以及子女入学等,将大量想要转移到都市的人口排除在外。
通过提高在超级城市生活和居住的成本,中国一线城市正在筑起一堵无形的高墙,将其他区域的居民和本身的居民隔离开来。”
——向小田《崛起的高墙:中国阶层划分加剧》
三、“中小学生处于学习和成长阶段,缺乏对复杂宏观问题的理解和分析能力。中小学教材在人口观念方面系统性地对学生进行一面倒的宣传和灌输,极大地误导了学生对人口问题的认识,让中国社会形成了极端负面看待人口的观念。这种观念容易滋生对生育和繁衍的负面态度,甚至对生命本身的漠视。虽然二孩政策已经实施,但中国城市年轻夫妻现在普遍把生育一个孩子当成默认选择,这种现象在人类历史上绝无仅有。”
——财新网《中小学教科书中的人口理念亟需清理》,作者:梁建章、黄文政、叙黎。
四、“随着一些身患抑郁症的公众人物的不幸逝去,抑郁症成为公众熟悉的名词。但在公众传播时,抑郁症和自杀联系得过于密切,其实,抑郁症并不等于自杀。尽管有些重度抑郁症患者有自杀倾向,但医学和心理治疗也在大步流星奔赴生死搏斗的第一线。在生与死的较量中,患者本人,医生,亲人同事伙伴都能够起着举足轻重的积极作用,唯看客心态的围观起哄,有百害而无一益。得抑郁症就要走向绝望的几率,并不比中彩高。既来之则安之,相信我,当你摆脱病患重返江湖时,你还是条好汉。”
——曾有抑郁症经历的主持人@崔永元
五、“一谈到抑郁,好像很多人都有一本血泪史,都有一套可供分享的抗郁良策。但是要小心,抑郁不是抑郁症,这两者有天壤之别。抑郁我们每个人都可以有,但抑郁症不是我们根据自己的经验能想象。这方面的问题,还是要听专业医生的,若以己度人,则可能南辕北辙,引起真正的患者的反感,甚至雪上加霜,不可不慎。”
——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严锋
六、“抑郁症并不是个新鲜疾病,战国时代就有记载了,只是那时候还不叫这个名字。我想说的是大家不用赶时髦,有病没病的都惆怅一番,好像得了抑郁症就自带光环了,不是这样的。不过这确确实实是一种病,得了就妥妥的吃药治病,没得就开开心心生活。假装自己不快乐也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不必。”
——当代艺术家@李宝玖
七、“在现实生活里,工作、街区、住宅、交通工具、消费场所成功地把人们隔离开。大体上来说,人们和自己类似的人生活在一起。因为有类似的价值观和行为模式,对于人群的观感还算不错,甚至可以在小区绿地里牵着狗聊两句,在酒吧里隔着桌子举杯遥祝。但是在网上,所有这一切都消失了。所有人和所有人都在一起,而且大部分都躲在面具背后。你很难理解另外一些人的心态,正如你很难接受那种海量的恶意一样。”
——网友@和菜头
八、“一边是大医院的肆意扩张,一边却很可能是基层医疗生态的相对恶化——大医院越建人越多,本身就是对此的注脚。遏制大医院的过度扩张,虽不必然带来对基层医疗状况的改善,但任由大医院肆意扩张,却必然无益于社会整体医疗生态的优化。”
——光明网评论《大医院“越建人越多”非社会福音》。据媒体报道,9月16日,投资48.5亿元的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新院区投入使用,拟增加病床位3000张,届时这所医院的总床位将达到1万张,总床位数全国第一。光明网评论称,尽管医院越建越大,且床位越来越多,但“看病难”的尴尬却从来没有缓解过。
九、“法国在上升中有《悲惨世界》,英国在上升中有《雾都孤儿》,美国在上升中有《愤怒的葡萄 》。历史的长河奔涌向前,但在局部,比比是漩涡和倒流。所以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人们面前有着各样事物,人们面前一无所有;人们正在直登天堂;人们正在直下地狱。”
——网友@西瓜大丸子汤
十、“从纯金融角度看,今天中国中产对于孩子投资,其性价比之低令人发指:耗费数百万元送出国去读完名牌大学的孩子们,在未来,没多少能挣上有吸引力的薪水,他们也注定成不了盖茨比,根本无法实现上一代的野心和抱负。但就此责怪孩子更毫无道理,中国父母的付出,更多出自本身的病态:这一代为人父母者,不仅匮乏爱,也缺乏爱人的能力。”
——谢勇《中产‘小别离’:子女长成日,婚姻崩溃时除了房子,中国中产还有一次离婚潮将到来》

Copyright © 2018 营销起跑线 版权所有 Power by www.yxqbx.com 本站文章转载于网络,如有侵权内容请发邮件至:(请将#换成@发邮件) 处理。

Top